请输入检索的条件!
政务服务联系方式:
电话1:咨询电话:028-86743887
地址1:四川省-成都市-青羊区-草市街街道-2号,详细地址:四川省政务服务和资源交易中心6楼综合窗口
电话2:咨询电话:028-86912315
地址2:四川省-成都市-青羊区-草市街道-2号,详细地址:省政务服务和资源交易服务中心6楼01号综合窗口
当前位置:首页 -> 业务工作 -> 党建工作 -> 详细内容
你的样子,就是中国的样子......
来源:四川军工党建    发布日期:2020年02月20日    点击率:5220次


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,感动与泪水共存、坚定与相信同在。

他(她)们是父母的儿女,是家里的宝贝

他(她)们是孩子的父母,是家里的顶梁柱

他(她)们是白衣天使,是最美的逆行者


怒发冲冠,凭阑处、潇潇雨歇。抬望眼、仰天长啸,壮同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、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



张剑,核工业四一六医院呼吸科医生

四川省第七批援鄂医疗队队员

“新冠肆虐国难当头,毁家纾难医护争先,四一六呼吸人向湖北出发,打回老家去,使命必达!”这是核工业四一六医院呼吸科医生、援鄂医疗队队员张剑在出征武汉前发的一条朋友圈。

........

“我只是这场伟大战役中千万伟大逆行者中最普通的一员,湖北是我的家乡,是生我养我的地方,而我是一名呼吸科医生,故乡和故乡的人们惨遭不测,在这个时候回湖北支援,心之所在义无返顾!”这是张剑在采访最后说的一句话。



刘俊,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护师

四川省第七批援鄂医疗队队员

来到武汉,连续的第三个夜班,以为我这个很久没上夜班的人会吃不消,不过感觉还好。半夜在我们班车还没到的时候,主动提出送我们回去的武汉大叔让我们感觉暖暖的。来武汉前科室工作特别忙,没来的及练习穿脱防护服,第一次上班,由于不熟悉流程加上穿防护服动作慢,本来20:00该接班的,拖到了21:30,心里很愧疚。为了今后准时接班,不让队友久等,我找组长指导联系穿脱防护服,也到处请教穿脱防护服的技巧,谢谢急诊科罗晓竹老师的指导,还有我们组上胸外科和ICU老师在我穿防护服上的帮助。我们组为了不迟到,提前2个小时出发去医院,给自己留足够的时间来穿防护服。现在穿脱防护服的动作也比以前熟练多了。我想我家的小叮了,很久没见到她了,好想她。今天打电话聊天的时候,她说她看到我变成大白的照片了,我问她认出我来没,她认出我的眼镜了。和我讲了好多在老家的事,和徐浩然下五子棋,每次徐浩然都输,鱼塘边的枇杷枝插活了,学校开始上网课了。给我说希望病毒早点被打败,妈妈早点回家。


邱红艳,32岁,核工业四一六医院感染科主治医师

四川省第七批援鄂医疗队队员

今天是来武汉的第5天,虽然来的时候心情很复杂,主要不知道这边情况,还有就是担心家里的两个娃娃,怕没人照顾生病。

但是现在来了,一切都还好,娃娃在家也好,医院及社会都很关心我们及我们的家人。我们生活上工作上缺什么物资,医院都会很快的给我们寄过来,让我们觉得很温暖,特别每天都会收到社会上不知道的人,每天给你发一条鼓励你的短信。

这里都好,社会各界都会齐心,听说每天接送我们,给我们提供餐饮的阿姨都是志愿者,觉得中国真好,我身为中国人感到无比自豪,我们是一个大家庭,你有困难的时候,别人都会来帮你,现在武汉有难了,我很高兴能过来尽自己的微薄之力,目前我最大的心愿就是通过全世界的努力,早点结束这场战斗,胜利而归,早点回家与家人团聚,走出这个只有自己的房间,取一下口罩,放心的微笑,露出我们可爱的笑脸,再次感谢我们的领导,谢谢所有为我们提供捐赠的各界,有你们在,让我们生活很幸福,我们也要好好工作,照顾好我们的病人,希望他们能早日康复,他们跟我们一样,也想家!


向莉莉 核工业四一六医院呼吸科护士

四川省第七批援鄂医疗队队员

想说的话很多,又不知从何说起…..

来到武汉的第二天通知我们即将上班,根据工作需要,大家都剪了头发。一群美女突然间变成了假小子。

我们这次接管的病区有病重患者。需要使用无创呼吸机。患者刚开始很不配合,带呼吸机很抵触,很抗拒,面罩一直带不好,一直漏气,氧饱和一直在80–90之间波动,其实这样患者很不安全,长时间下去多半要插管,可是患者谁的话也不听他就说你带上面罩,他就不能呼吸,其实患者就是紧张,他从未使用过呼吸面罩,就一直用手把呼吸面罩抓着这个时候我没有办法,我只能叫他先把手拿开先张口呼吸5分钟左右我就叫他慢慢地把嘴巴闭小一点一点的慢慢来,我们慢慢地把嘴巴闭上就这样在患者床旁守候了半小时左右,患者终于慢慢的接受了呼吸机,现在回想一下真的很可怕,因为患者中途一直把手放在面罩下面,面罩没有密封好,其实这样对于我来说是很不安全的,但是当时我没有顾及那么多了,出了患者病房只有做好手的消毒,可心里始终不放心10分钟15分钟20分钟都会进去看患者的生命体征,直到患者的生命体征升至平稳,我才终于可以坐一下,这时候我的衣服都湿透了,眼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一直就不停的流眼泪,鼻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流进了嘴巴里这时候有一点点恶心,但是没有办法,吸不回去了,鼻子堵死了,这时候还有一个小时才下班,就很期待他们可以早一点来接班,我可以早一点处理一下,下班后脱下最后一层手套时,我就发现我的手背长了湿疹,看来这几天手套带的时间长了,可也不能不带啊,这时候回想一下,昨天为什么会流泪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,我想还是怕吧!这是来武汉的第一篇日记!



或许在未来的日子中,这些人的样子会被逐渐遗忘,大众的视线再次被新鲜资讯、娱乐八卦所吸引,但在每个人的心中,永远会有一段记忆:那些“逆行者”、“坚守者”,你们的样子是最美的样子。


武汉,加油!中国,加油!

您是第 089758584 位访客

版权所有:四川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  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同友路11号
工信部备案号:蜀ICP备09003093号-2  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66号  技术支持:成都中韩灵创科技有限公司